陈年烈苟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陶淮南耳朵比常人好使,有些声音迟苦听不见,陶淮南听得见。

  小哥俩走进教室,学校提前打过招呼的,陶晓东也在之前就跟老师见过面,老师跟黄嫂是朋友,关系还不错。老师远远认出陶淮南,态度很热情,安排他们坐在第二排,一直把他送到座位上。

  “有事要跟老师说,什么困难都可以。”班主任是位三十多岁的女性,化着淡妆,看着陶淮南的眼神里带着很明显的慈爱。

  陶淮南客客气气地说“谢谢老师”。

  等全部学生都到齐了,老师特意单独介绍了下陶淮南。

  “我们班里有位同学稍微有点不一样,大家平时多照顾他,别使坏,做个有教养的初中生,不然爱哪儿去哪儿去,别在我班里待。”

  老师姓雷,人也挺雷厉风行,说话语速很快,和刚才跟陶淮南说话时的态度很不一样。

  班里所有目光都落在陶淮南身上,有的甚至站起来抻脖子看,眼睛里带着不加遮掩的好奇,老师皱着眉“都坐下!那么没样儿呢?”

  陶淮南手在桌子下面抓着迟苦一块裤子边。

  迟苦用膝盖撞撞他腿,告诉他没事儿。

  “陶淮南站起来一下。”老师突然叫了名字,陶淮南神经一紧,又听老师说,“既然都那么想看就大大方方地看,看完以后疯跑的时候注意别碰着他,谁给我惹事儿我就找你家长,现在班不好带,你们也都不好管,我管不了让你爸妈领回家管。”

  迟苦皱了下眉。

  陶淮南扶着桌子边站了起来,抿了抿嘴唇说“大家好,我是陶淮南。我眼睛看不见,以后如果我走路撞到你们了先说声对不起。”

  身后有几道声音说“没关系”,女孩子的声音。

  最后面的位置也传来个两个男声说“没有事儿!”

  “坐下吧。”老师说。

  “看不见怎么上课啊?”另外一个方向又传来个男声。

  “你管呢?”老师一个眼神扔过去,“管好你自己就行了。”

  头一天上学,就是让大家认认班,熟悉一下环境,也发发书什么的。

  老师组织开了个班会,让大家都轮流到前面做个自我介绍,互相认识认识。

  迟苦上前面去一共就说了两句话,说完就回来了。

  “我是迟苦。”

  “陶淮南是我弟。”

  “吃苦?”

  不知道哪儿传来的笑声,几处低低的“噗嗤”,迟苦面色不改,往那儿一坐头都不回一下。

  “我发现咱们班有几个男同学嘴挺碎啊?”老师在前面扫视了一圈,眼神挺厉害的,“以后要不当个央视名嘴儿是不都白瞎你这嘴了?”

  底下又开始小声笑,陶淮南还是不习惯这种环境,又去抓迟苦的裤子。

  他伸手过来迟苦下意识握了下他的手,陶淮南低声说“我好不自在。”

  “没事儿。”迟苦放开他的手,“等会儿回家了。”

  陶淮南轻轻地“嗯”,然后又悄悄地叹了口气。

  尽管在普通学校当个异类如此困难不自在,陶淮南也不愿意跟迟苦分开独自上盲校。毕竟现在再难受旁边还有迟苦呢,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。

  每到一个新环境陶淮南的适应时间都要好几个月。

  要凭声音记住每一个老师和同学的名字,要记住大门和教学楼的距离,记住班级的位置。让自己融入一个新的集体,这对陶淮南来说很难。

  但是身边总有迟苦,就好像也没那么难啦。

  “刚才说话的是谁呀?”陶淮南凑近迟苦,小声问着。

  “李雪。”迟苦也小声告诉他。

  “李雪?”陶淮南脑子里画上大问号,“李雪不是上次你说长辫子那个吗?给我奶茶的。”

  迟苦想了会儿,说“那是程雪。”

  “哦哦哦。”陶淮南点点头,“程雪是班长。”

  “郑雪是班长。”迟苦说。

  陶淮南张了张嘴“啊!”

  迟苦笑点再高也被他一脸迷茫逗笑了,感觉陶淮南现在就像漫画里头顶黑线团的小人,大眼睛还绕着圈。

  “你咋笑了?”迟苦笑的时候少,搞得陶淮南还怪意外的,“你笑啥?”

  “没笑啥。”迟苦收了笑,帮陶淮南把盲文课本拿了出来。他的盲文课本和普通课本对应的,区别不大。

  陶淮南过会儿才绕过圈,明白过来了,用脑袋撞了撞迟苦的肩膀“你笑话我!”

  “我可没有。”迟苦往旁边躲了躲,不让他撞。

  “骗人。”陶淮南撇撇嘴。

  陶淮南从小和迟苦在一块惯了,是很亲近的关系。平时在家跟哥哥和迟苦都亲,摸一下撞一下太正常了。

  他看不到别人的动作,日常行为没有参照,不明白在班级和在外面的时候,太亲近的动作显得不合适,毕竟不是小朋友了。初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陈年烈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不问三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三九并收藏陈年烈苟最新章节